公平嗎?娘家讓我每月「給我弟還22500貸款」 老公「心生一計」讓所有人始料不及

0
320

母親要求我每月給我弟5000元的貸款(約22500元台幣)。由於這個原因,我被丈夫責罵,讓我滾回娘家。結果沒等他把我送回去,我在我手機上看到我丈夫的定位,出現在我最不敢想的地方,但結局出乎意料…..

在我們的家鄉,家鄉也被稱為「後家」。後台之後,這個女孩在姻親家庭中的地位是什麼?她的家人從背後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。但這個家庭不是我的台,只會拆毀我的台。
果不然,我的母親再次打電話給我,說我弟弟的工資還不夠,更不用說每月的貸款5000元(約22500元台幣),說我是姐姐就必須幫助我的弟弟。從下個月開始,弟弟的貸款將由我支付還貸。

我的母親並沒有與我討論此事,而是命令我,關鍵是我的工資卡仍在我母親的手中,我在9點到5點之間感覺是為家人工作。

掛斷電話後,我丈夫忍不住說我遲早要把他拖死,自己也會被家裡連累,讓我回到我的娘家中,你就讓家裡人榨乾吧。他憤怒地詛咒了一下,關上門離開了。

這不是我娘家事的第一次爭吵了,他通常會裝氣說幾句話,這一次他似乎真的很生氣。

我的父母認為閨女不能白白撫養,讓外人連盆端走。現在是時候回饋給他們了,每三天要錢,要麼給我弟買車,要麼花錢供他學習,讓他去學技術。這次我還必須幫弟弟償還貸款。每當我接到母親打來的電話時,我的心就跳動起來,就像來自地獄的鈴聲一樣。

我的丈夫可能沒有想到娶我等同於娶我整個家庭。他終於意識到,這種幫助不是一兩次,它可能是他一生的負擔,他終於爆發了。
我收拾好東西回到娘家,也等丈夫笑著原諒我帶我回家。

我弟鼓搗我要抻住,誰低下頭首先承認失敗。我母親拉長了臉,說我管不了丈夫當不了主人,父親也冷著臉看我。

但是幾天沒有動靜。他似乎忘記了我這妻子在哪兒。我心裡有點慌張。然後我想起我定位了丈夫的手機。

打開它後,我發現兩個星期的時間裡,我的丈夫都會去同一地方,每次都待兩個小時以上。

這一發現使我冷汗直流,那是一個小超市。我派我弟查查我丈夫都在幹嘛。從我弟弟拍的照片中,我立即認出了商店老闆,是我丈夫的前女友,嘿,這是舊火重燃嗎?

我弟弟說這是出軌的前奏?我的母親說,這似乎已經出了吧,否則,他會以僅5000元的貸款(約22500元台幣)把你罵回娘家嗎?爸爸問我想做什麼。我可以做什麼?親自去驗證。

跟著定位我出現一家餐廳里,不錯,我遇見丈夫在跟他前女友吃飯,被我看見了,我過去拍了一掌丈夫的臉,然後跑了出去,哭著回到了娘家。

現在我只剩下一種方法:離婚!當我發現離婚時,全家人圍著我,盯著我。他們不在乎離婚後我去了哪裡,而是在離婚期間我能分了多少財產。

我父親說可以離,但是分財產一定要佔最大,我媽媽想了好幾個招。我丈夫有三間套房和一個商鋪。如果不給我,我媽就大哭大鬧並弔死自己,大家魚死網破的噁心想法。
我父親說,比外出打工賺錢的話,這間商鋪讓弟弟做生意好。我媽媽說收租金也很好,不用擔心沒收益,每月收租賺錢。

他們開開心心地說話,好像財產已經掌握在手中並且可以隨意控制,沒有人看到我在哭泣,為即將到來的家庭破裂感到悲傷和傷心欲絕。

我告訴他們,房屋和商鋪可能無法競爭了。他們三個人全口講話幾乎一致地脫口而出,「為什麼?」

「近年來生意一直很艱難,房子店鋪已經抵押給銀行很長時間了。如果不償還貸款,他們將把所有東西都拿走,去拍賣。」

父親火冒三丈對我吼叫,媽媽也罵我沒用,而弟弟坐在那裡更加沮喪。

我問他們,如果離婚了,我可以繼續住在娘家嗎?我如何都希望在這個時候,他們可以成為我的溫暖後台,讓我可以信任,那麼我多年的剝削和壓榨是值得的。

房間里有片刻的寂靜,然後我父親說了這點小事就要離開,,沒什麼大不了的事!我媽媽說就是,想開就好,明天回家,不能讓那個野女人鳩佔鵲巢。

然後我問他,如果死活不要我呢,我該怎麼辦?我媽媽很生氣,說怎麼就像個白痴一樣,白撫養我,說我不會死賴著不走嗎?即使外面有人,但你還是合法夫妻他不管你吃喝拉撒嗎,說我腦子進水了,這點事情都算不清楚!
我內心完全冷漠,以為我可以爭取更多財產。他們試圖讓我離婚,發現我是毫無價值,是個累贅。他們就踐踏我的尊嚴,要求我委曲求全。呵呵,這是我的家!

我滿臉灰心地走出門外,我弟還有點人性,他問我要去哪裡。我告訴他我要回自己的家。

在大門外,我丈夫的車停在那兒。他什麼都沒問。以他對我原生家庭的看法,該測試的測試了,這樣的結果,所以丈夫這個賭注註定會贏。

是的,這是一個對物質與親情的測試。丈夫的前女友是客串,三所房屋和一家商店均未抵押。

我和丈夫討論了這個策略,這使我面對了一個我從來不敢面對的真理。實際上,我已經有了內心的答案:在關鍵時刻,我最親愛的家人不會在我背後支持我,成為我的支撐和後盾。

我丈夫為我提供了很多幫助,他幫助了自己,並拯救了我們的小家庭。

我靠在丈夫的肩膀上,放聲大哭!!

寫在最後:

「女主人有一個難以忍受的家庭,娘家的壓迫和剝削使她屏住了呼吸,幫助後是無窮無盡吸取。她知道她在家庭中的地位,但他不想面對。這不是因為它與血緣有關。

娶了一個「扶弟魔」等於嫁給一個家庭,一個「重男輕女」就封建家庭,丈夫並沒有讓妻子失望,而是利用自己的智慧盡其所能喚醒妻子看清這個家,並拯救了屬於他們的小家庭。

本文完——